联系我们

微信:1479603394

地址:

香港九龍南昌街宝昌大楼

电话:00852-66748311         

 

 

首 页>在线阅读在线阅读

站在爱情的左岸想你
添加时间: 2014-12-23 点击次数:

城市,是我浮游時身邊的空氣,任我前往與離去;青春,交給不同的城市收藏。將日子變成身後一串串或深或淺的履痕,總是在別人的城市,殘喘自己的似水流年。

年少之時,凡是遙遠的地方,都是一種誘惑,不是誘惑于美麗,就是誘惑於傳說,如體內種植的一株罌粟,無法逃離,無法擺脫。於是,選擇若雲般四處飄蕩。

如今萬水千山走遍,心躑躅在歲月的門外,感受枯草千萬年的沉寂,過去的塵埃,卻如迷霧一樣不肯散去。

憶起一路走來,漫天黃沙,煙塵萬里,是無際的飄渺與混沌,你來到我的心間,是個奇跡。千千萬萬人中,不偏不倚的與你相識,千百年間不前不後的與你相遇,縱翻爛辭海,亦無法解釋其中的底蘊和玄機奧秘。

與你擦肩而過,你的身影早已深深地印在了我心底。綠水千山,輕舟萬帆,記錄千千萬萬的心事,山高水長的距離,一程是刻骨,一程是銘心。想著你的容顏,是我一路的風景。你不是我的全部,但是我的唯一;雖然不是我的骨肉血親,卻是我的至愛。為緣相守,是我今生無法掙脫的繭。可你,一直都離我遠天遠地!

生如千年冰鳳凰,歷經烈焰的涅槃,之後雙翼被封凍。于極度深冷中生存,月落依寒,一個人的地老天荒,當我疲憊的容顏隱於深沉的歲月,紫陌紅塵中,季節永遠是生動的季節,無法生動的是自己,卻一直藏你的容顏於我的手,白紙為琴,筆墨做弦,站在左岸,以層巒疊嶂的樂音,為你這個最熟悉的陌生人,幽幽地舞奏。

輕響一莖長荷的韻腳,任一紙素箋,承載心底的嫋嫋沉香,槳聲泛起的輕波中,愁腸百結的舟舸,劃過歲月千年又千年的風。長詩當哭,且將那天涯宿命佇望的剪影,醉作一硯梅香淡墨,一半凝聚魂魄,一半氤氳飄散。多麼渴望能夠秉筆為篙,擷詞做筏,泅渡到彼岸,在蒹葭蒼茫的霧靄裏和你一起成為四季的風景,在暗香盈袖間和你一起觸摸似水流年的滄桑印記,在水之湄和你一起聆聽紅塵深處的飛揚清韻;多麼希望能有那麼一天,在同一片天空下,在夕陽西下後,只是仰望月,只是欣賞花,只是聽風動雲飄,而你,只是靜靜地坐在我身旁,輕輕攬住我的肩,看我微笑或哭泣……

然,與你的相遇是一次偶然;與你相識是一種緣分;與你相交是一種浪漫;與你相離是一種無奈;與你相隔是一種宿命。命運讓我與你遠隔千山與萬水,我始終只能夠站在愛情的左岸,想你!

今夜,冷從彼岸,又帶來你溫柔的馨香。只是你無法揣測,我的緘默。我的舞衣,又添娉婷黑色。

風再起時,牽動旁落的荻花,勾起清冷之光,傾瀉半汪秋水。佇立在此岸,遙望彼岸的你,眼眸中含一種自然的迷光,無法掩飾四百九十九年等候的滄桑。脫離軌道,遊走在夢與醒的邊緣,我不知道哪一個影子更像自己……

獨舞,是一種黑色疼痛的美麗。我已枯萎,凝成最後遙望的角度。若有一日,當你回首,你是否會說你不愛我年輕的紅顏,獨愛我愁雲皺紋密佈的臉?

 

(此文集主要收錄本人年少時如雲般四處遊蕩時寫下的《漂泊日記》中的部分散文、詩歌,漂泊之無依、生存之艱辛,孑然守望,長詩當哭,淒美、淒迷,一種無盡的思念卻始終貫穿全書。但文中所思對象,並非專指隔世離空的戀人,亦泛指彼岸的親人、遠方的夢想等)

上一条: 轻描淡写